导航关于我们产品中心企业文化资讯中心加入元旭产品展示发展战略人才招聘

魅力濮存昕:记中国禁毒形象大使濮存昕

出处:本站 责任编辑: 时间:2018-12-06 [ ] 查看全部评论

  那天早晨5点半,就顶着阵雨出门了。我踩着点赶往距市区几十公里的北京市禁毒委教育基地,参加“中国禁毒志愿者汽车万里行”东北线的禁毒宣传活动。

  事先,我已经知道将与特约禁毒义务宣传员濮存昕同车而行。四月初,应邀在央视2套的《对话》栏目做客时,我曾见过濮存昕,一脸的书倦气,比银屏上的形象清瘦。坦言地说,我对他的认识仅只是看过一两集电视剧《英雄无悔》。他扮演一名正义廉洁的公安局长。听说从此他名声大噪,并且随着越来越多的影视作品出炉,渐成众多女性影迷心目中的偶像。我当然明白艺术形象是塑造出来的,不可与生活的真实混淆,职业习惯使我养成了冷眼看世界,冷眼看油漆剥落后的线号指挥车。打开车门,看到座位上放着一套整洁的衣服。立于一侧的央视记者忙解释,那是濮老师的。也就是说,濮存昕已然提前到场。

  一丝惊讶掠过,他竟然守时!按照要求,全体志愿者在早晨7:15分集合,然后等到9点,各方领导来送行。在我的意识里,濮存昕9点到现场更正常些。他的太正常的举止令我半信半疑,在这个迷乱的时代,我们还尚警醒的心,常常无奈地将不正常的事情视为正常。

  我结识过不少影视明星,概括起来,对演员的兴趣远不如对编导浓厚。依我孤陋寡闻之见,演员大多是借助和依附编导的思想才深远才动人才产生感召力才让人牵肠挂肚才让人翻瓶倒罐地回味才魅力无穷。

  带着这样的平视心理与濮存昕一路同行,我确定自己找不出任何理由仰视他。料想他不过是因演戏而成为公众人物,又不过是被官方请来“做秀”的罢。这些年,他一会儿出任中国预防艾滋病宣传员;一会儿又为一个名为“关怀与支持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项目筹集资金;一会儿又出任卫生部“无偿献血形象大使”。他可真够忙的,好像下决心要跟艾滋和毒品干到底,又好像下决心把自己演戏之外的热情和精力都贡献给社会公益事业。这些深入人心的行为无形中为他的人格魅力加了分。但我以为那都是别人的看法,私底下我从未买过他的账。我实在是无法忘记那些长期从事在禁毒一线的警察们,只有我清楚,有多少警察永远地、默默地倒在了禁毒的路上,甚至在他们死后多少年,他们的父母子女连看病的钱都花不起。凭良心而言,与他们沉重的付出相比,濮存昕这点辛苦又算什么?

  队伍出发前,我看到了站在队伍里和我一样着装的濮存昕,正努力地举着旗帜,挺精神,也挺普通。他还带着我们举起右手领读禁毒志愿者宣誓词。诚然,中国的禁毒宣传,需要名人效应的推动。令我不解地是,国内那么多名演员,政府和人民为什么非要选中他,与其说是这样那样的大使,不如说是“信任大使”。这可是一种最值得珍视的殊荣。

  濮存昕拉开车门顺顺当当落座了。驾车的是北京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政委董剑。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是总指挥刘杰。他提议每人都起一个绰号,以便路途中用以缓解疲劳时调侃。刘杰自称是站得不高却看得远的“火鸡”;董政委则自称吃苦耐劳的“小蚂蚁”;濮存昕自称“果子狸”;我也变成动物“穿山甲”。绰号一经确定,车内的气氛立刻活跃起来,濮存昕的随和是我们这次开心之旅的基础。如果他耍大牌,或性情古怪,可想而知这个长途将是多么难熬。

  随着车队同行的濮存昕,除了保持与车友们必要的寒喧之外,抽空便戴上老花镜专心致志地在车内朗读鲁迅的若干散文。他解释说,自己11号将赶到上海,参加电影《鲁迅》的首映式,然后应某电台邀请,将朗读鲁迅的这几篇散文。无意中看见了他在幕后做准备的情形,这让我嗟然感叹,七十二行,行行都不容易。

  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听他的声音,浑厚而富有穿透力。职业习惯使得他在朗读时旁若无人,他的表情和声音因文章内容的变化而变化,在我看来,一点敷衍的缺憾都没有。他很快入戏,当有人插话进来时,他很快又能出戏。那个早晨开始的远途伴着风雨兼程,我所乘坐的2号车,因为有濮存昕出神入化的朗读,而使小小的车内拥有了一个早晨应该拥有的全部清新和富丽。

  我们停顿的第一站是山海关。身披红色宣传授带的濮存昕受欢迎的程度令我没想到。接下来,无论是在沈阳的文化广场,还是在社区或学校,只要濮存昕出现的地方,便有被征服到心灵的影迷,便有追随英雄般的热泪盈眶,便有令我匪夷所思的敬慕和心仪湖水般涌动,濮存昕所到之处,那些热烈的场面,那些自发形成的人海漩涡中心,那份对偶像的痴迷程度,几乎可以直逼圣人了。我开始感觉到他别样的力量,开始思索坐在我身边的这位“禁毒形象大使”,既非高官,又非演艺界数一数二的特大牌,是何以空前地魅力四射的呢?

  吴荣是这支志愿者队伍里的特殊成员,她曾经吸毒,有四次戒毒的历史。为证明自己戒毒的决心,她曾用个月时间步行到广东虎门。有点骇世惊俗的味道,也有点出风头。就像事先知道濮存昕与我同车一样,事先也知道了吴荣与我同住一个房间。这样的安排真是让我欢喜让我忧。说实话,虽然已采访过上百名涉毒者,但与有吸毒史的人同住一屋,内心更多的是排斥和恐怖。我硬着头皮与她住了一个晚上,继而是第二晚上,继而坚持到第八个晚上,结果,我挺过来了,没什么。但是我分明看得清,无论吴荣怎样谦卑地做人,怎样讨好大伙,这支队伍与她都是别扭的,这是一种可以理解的别扭,可也是她的可悲之处。相比之下,濮存昕对吴荣的态度令我汗颜。当吴荣邀请濮存昕与她同台唱歌时,他爽快答应了;吴荣要握他的手,他也配合;甚至当吴容兴致所至突然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时,濮存昕大度地笑笑,脸上丝毫没有表示出不悦。也许,一般人也做不到他那个份儿,何况他不是一般人。

  在沈阳的街头,我拦住一个影迷,问她为何喜欢濮存昕?她的眼神一直跟着几米开外的濮存昕游动、漂移,她说濮存昕正派,戏演得好。她还透露濮存昕走到今天实在不容易,因为他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是靠个人的奋斗才获得今天的成功。影迷对濮存昕了如指掌不无关怀的真诚让我心跳,这哪里是单单喜欢角色中的濮存昕,而是关注他的全部,包括生命中的缺憾!

  有名志愿者坦言,老濮之所以受人爱戴,主要是人好。大约五六年前,他和老濮在某个公园游览书市,恰巧公园里有辆流动献血车,老濮想了一会儿对他说想要献血。他见老濮像是认真的样子,便劝他想好再说,因为公园里一个记者没有。老濮坚持认为自己没什么目的,就是想献血。因为在他的理念里,献血的人才是健康的。他想证明自己是健康的。

  听到濮存昕这段不露声色的经历,我多少有些感动。这个在舞台上用丰富的艺术语言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演员,在生活中的语言却朴素到让人默然以对,两天的相处,让我隐约感到了他人格的力量,我想,这也是他的魅力所在吧?在我看来,他的生命是庄重的,根本不用吆喝,他的份量,他的社会公益心,他的扬善的立场和天性,对这个世界的震动自然就达到了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地步。

  难怪有那么多的人喜欢他,人们仿佛能够从他一脸真诚的笑容里看透他天性中良好的为人。我敢肯定,他不是靠性急的自我膨胀和强烈的名利心等办法来拔份儿的,这是我此行对他的一种直觉。

  濮存昕离开队伍三天之后,发回信息:“当车队继续向北的路上,从鲁迅的角色中回过神来的‘果子狸’向全体战友致意。”我代表2号车,向全体队员读了这条信息,大伙都说濮存昕会做人。

  又过了三天,车队回到辽宁沈阳。濮存昕的那副嫣色墨镜丢到车上,“火鸡”开玩笑道,干脆把老濮的墨镜送给女影迷算了。结果濮存昕很认真地回了信息:“有点过,这乃媳妇所赠。”“火鸡”说,怪不得墨镜使得那么苦呢,继而大伙哈哈笑起来。

  在各类“形象大使”越来越成为俗不可耐的时尚的当下,我希望濮存昕别再应邀当别的什么形象大使了。一方面显得中国演艺界没人;另一方面,弄得名头多了,许多人会记不清你是谁。

  禁毒事业漫长而艰辛,如果濮存昕能够专一地、把禁毒形象广泛而深入地带到千家万户,一路走到底,他将是一位了不起的功臣!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导读

    无相关信息

专题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6-2018 澳门皇冠娱乐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g22.com,Template designed by 澳门皇冠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