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关于我们产品中心企业文化资讯中心加入元旭产品展示发展战略人才招聘

“二萧分手有性格上、健康、创作观念的原因但核心是萧军对情感的不忠”(组图)

出处:本站 责任编辑: 时间:2018-11-25 [ ] 查看全部评论

  美国学者葛浩文在《萧红评传》里说,“比较起来,萧红只有在青岛的短短五六个月中享受到了一点人生乐趣”,听起来让人心酸,却也是实情。著名学者林贤治告诉记者,这段时间的萧红生活是惬意的,应该是她人生真正的黄金时代。而其实,萧军在《青岛晨报》时就曾开创过一个发表中学生文章的版面,名字就叫《黄金时代》,黄宗江还曾发表过作品。

  在电影黄金时代中,汤唯扮演的萧红说,人们对她的八卦关注会胜过她的作品。一语成谶,现在人们谈论萧红,多是她身边的男人和她两次怀着别人的孩子嫁人的传奇经历。第一次,孩子送人,第二次,孩子夭折。萧红身边的孩子,只有那些不朽的作品。而她的经典代表作《生死场》(初名《麦场》)就写就于青岛。

  “阳光、沙滩、海水、友人,青岛像快乐的天堂,萧红旺盛的创作力得以最大的发挥。每到夜深人静,夫妇二人常常讨论写作中的两部书稿(《麦场》和《八月的乡村》),时有争论,又时有所得”,萧红文学馆馆长章海宁在《萧红画传》中说。1934年9月9日,萧红完成了《麦场》:“在乡村,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这部作品被鲁迅称为“当代女作家所写的最有力的小说之一”。在章海宁看来,《生死场》是一部“底层女性的‘生命之书。

  之前,萧军经常光顾一家书店—位于广西路新四号的荒岛书店,认识了老板孙乐文。有一次,孙乐文告诉萧军说,他曾在上海的内山书店看到过鲁迅,萧军便萌生了给鲁迅写信的念头,在孙乐文的鼓励下,萧军冒险给鲁迅写了第一封信,没想到鲁迅居然收到了萧军的信,并很快回信,答应看看他们的书稿。他们立即把《麦场》原稿和《跋涉》文集一起寄给了鲁迅,另外还附上了一张两人的合照。

  随着《青岛晨报》因遭到破坏而瘫痪,萧军萧红决定离开青岛赴上海,投奔鲁迅。《青岛怀踪录》中记述:“一夜,孙乐文把我约到栈桥,给了我40元路费,嘱咐我们及时离开青岛”,为了躲避“门前派出所的警察和特务的监视,抛弃所有家具,搭乘一艘日本轮船的四等舱逃离前去上海”。而张梅林则说他们是卖掉了报馆里的两三副木板床带木凳,“同咸鱼包粉条杂货一道”到的上海。关于他们离开的时间,张梅林回忆是12月初,而章海宁和季红线日。此后,虽然在与萧军的信件中多次怀念青岛的海滨、青岛的崂山,但她再也没能回到青岛。

  在上海,两人幸运地得到了鲁迅的青睐,在鲁迅的帮助下,萧红的《生死场》和萧军的《八月的乡村》得以出版。度过了一段时间的安定生活后,随着萧军的多次出轨,萧红和萧军的感情发生了裂痕。1936年,双方为了处理感情问题,决定分开一段时间,萧红去了日本,萧军回到青岛,住在山东大学校内宿舍。那一次,萧军住了两个月多月,续写《第三代》,并写了《邻居》《水灵山岛》两篇散文。此后,萧军又来过青岛两次,一次是1951年带着儿子来访方未艾,王德芬的《我和萧军风雨50年》中详细记载两人在此期间的思念之情,署名为“讨厌我的夫人”“不满意我的官人”等,感情甚笃。1986年,萧军来海大讲课,再次踏上他和萧红曾经“度精神蜜月”的地方,他说:“尽管我东飘西泊,也还未忘记这个我曾经居住过的美丽山岛,它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和深深的感情”。

  离开萧军,萧红与端木蕻良结婚,两人的感情颇具争议。作为与命运抗争的女性,萧红没有停下脚步,她执拗地一往直前,没有后悔。在香港,庸医误诊加速了萧红的陨落,1942年1月19日深夜,萧红在拍纸簿子上写道:“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这就是萧红的临终遗言。1月22日,萧红撒手人寰,临终时,她把《生死场》的版权留给了早已分手的萧军,因为这部书是他们在青岛那段美好时光的见证。

  有人说萧红是寂寞的,对此章海宁不这么认为,“萧红虽然只活了31岁,从事写作也只有9年时间,但她的一生是轰轰烈烈的,是坚实的,在短暂的夜空,她划下了耀眼的轨迹,给后世留下了《生死场》《呼兰河传》《回忆鲁迅先生》《小城三月》等不朽的文字。”

  章海宁:萧红的祖籍地在山东莘县,而不是胶州。萧红姓张,原名张迺莹,萧红是她发表《生死场》时用的笔名。张氏始祖张岱乾隆年间从山东闯关东到辽宁朝阳,后迁到吉林榆树,他的三个儿子后来到黑龙江阿城、宾县等地垦荒置业,到萧红那一辈已历六世,发展为庞大的张氏家族。张氏家族在1935年编印了《东昌张氏宗谱书》,也就是研究者常提到的张家家谱。《东昌张氏宗谱书》用铅字印刷,“宗谱书”自四世起,成年人多有照片,是萧红研究的重要资料。该家谱的序言有张氏家族从山东到东北的完整、翔实的记载。2010年黑龙江省作协筹办黑龙江文学馆时,复制了萧红侄子张抗先生提供的《东昌张氏宗谱书》,当时复制工作由我负责,所以能看到“宗谱书”的全貌,并对其内容进行了详细的研究。据“宗谱书”记载,其先人(指张岱、章氏夫妇)“居山东东昌府莘县长兴社杨皮营村”。2013年,我去莘县实地踏访萧红的祖籍地,据莘县政协及当地史志部门提供的资料,确认莘县的董杜庄镇梁丕营村即是张氏的祖籍地。因为张岱和章氏都是贫苦的农民,他们都不识字,后代将“梁丕营”误传为“杨皮营”是可能的。并且村中还有很多的张氏传人,也有先祖闯关东发迹的传闻。

  章海宁:萧红与萧军都在《青岛晨报》工作(萧军编副刊,萧红编《新女性周刊》),生活比较安定。又加之舒群夫妇的帮助,心情较之哈尔滨的时期要放松得多。但后来舒群夫妇被捕,还是给二萧的生活带来极大的影响,他们不得不离开青岛。二萧在青岛期间,除了报社的工作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写小说,萧军写《八月的乡村》,萧红则续写她的长篇小说《麦场》。《麦场》完成于1934年9月9日,为了庆贺这部小说的完稿,二萧还请他们的同事梅林来家里吃饭。据梅林回忆,萧红在青岛期间还有一篇叫《进城》的文字发表在《青岛晨报》上,我曾在北京、济南、青岛多地的图书馆、档案馆中寻找那一时期的《青岛晨报》老报纸,但一无所获。我怀疑这篇《进城》的文字或许是《生死场》中的“金枝进城打工”的片段。萧红在青岛期间还结识了一些喜爱文学的青年学生,据当时曾到过二萧家里的一位女学生回忆,萧红当时身体很不好,咳嗽得厉害,萧红甚至连买药的钱也没有。这说明二萧到青岛后虽然生活平静,但经济条件没有大的改善。后来《青岛晨报》无法坚持后,生活更为拮据。若不是中共地下党的资助,他们连筹措离开青岛的路费都成问题。但总的来说,青岛是二萧的福地,他们在这海景宜人的城市各自完成了他们的成名作,并与当时文坛领袖鲁迅通信,终使他们坚定了写作的信念。对二萧来说,这是他们人生中一个重要转折。

  章海宁:他们的分手有性格上的原因,也有健康的原因,还有创作观念的问题,但核心是萧军对情感的不忠,这一点萧军自己也是承认的。萧红天生倔强,不知妥协。两人的身体健康也差别很大,萧红瘦弱多病,萧军强壮粗暴。一家报纸说,二萧分手是因为萧红满足不了萧军的性需求。这显然是在误导读者。萧红多次尝试逃离萧军的控制,但召唤她回去的都是萧军。

  家暴有多种。客观地说,萧军虽然粗鲁,但不是经常对爱人施以拳脚的男人。萧红被萧军殴打,在很多文本里被过度想象了。萧军承认打过萧红,但只有一次。那一次也是萧红先动手冲向萧军,萧军急了,顺势把萧红按到床上揍屁股。萧军是个直汉子,他应该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故意遮掩。萧红眼睛的受伤,很多人将此作为殴打萧红的证据,但萧军自己却不承认,萧军的记忆里为什么会如此,也许确实是萧军醉酒状态下误打。应该说这也是偶尔发生的。但家暴还包括冷暴力,萧军在日记中多次表达对萧红的不满,要静待萧红提出分手,可能冷暴力已经是他们夫妻间的一种常态了。

  林贤治:电影我都没看过,不过我认为萧红在青岛的这段时间不能不说。第一,青岛是萧红离开故土的第一站;第二,青岛是她《生死场》创作的地方,而这部作品是她最重要的成名代表作之一。其实,萧红离开故土后就完全沉浸在《生死场》的创作里,她没有什么朋友,只认识舒群等几个人,生活比较简单。因而,在青岛的生活是萧红真正个性独立的开始,她的创作也表明了她意志和精神上的独立。

  林贤治:萧红到青岛后的生活主要体现在两个地方,第一是她对故乡有很深厚的感情,离开家乡以后内心很眷恋,这些感情她都放到了《生死场》里;第二,看梅林对萧红和萧军的回忆,他们的生活还是比较快活的,没有第三者,摆脱了伪满洲国的控制,没有受到监视,没有屈辱,像萧军乘船到青岛就用到了“祖国”两个字,有了回到祖国怀抱的自由感觉。再加上舒群、梅林等有限的几个朋友,都相处得很愉快,生活上也基本得到满足,不再忧愁柴米油盐。

  林贤治:汪恩甲这一段经历是缺乏史料证据的,萧红本人不作回应,不愿意回顾那段生活,包括她被家人软禁后是怎么逃出来的,她没跟任何人讲,她的生活仿佛是从萧军开始的。毕竟人总是要生存的,不能对她过于苛求。她为什么只能爱一个人,而不能爱第二个、第三个人呢?这是她的权利。从她的选择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对爱情的追求不仅仅限于物质,她不看男人的地位,也不是为了性,她追求的是爱情。

  鲁海:1979年,我第一次给萧军写信,问他在青岛的时候住在哪里?他回信说,1934年来青岛,是舒群夫妇在大港码头接的他们,为他们(萧军、萧红)在同一个楼—观象一路一号租了相邻的一间房子,住了不久又搬到楼上有“太极图”的那两个窗户的房间。接到信之后,我立即想起了我江苏路小学读书的时候,一位女国文课教师就住在那里,我和同学们曾几次到她家里去,她就住楼下一间。那个时候应该是在1940年左右,距二萧离开青岛已经6年了。

  后来我把观象一路一号的照片寄给了萧军,不久就收到了他的第二封亲笔信,信中写到:小楼依旧,只是显得古旧了一些,墙皮剥落了!想劳烦您一件事,不知图书馆可存有一九三四年下半年的《青岛晨报》否?我这时曾在这报社任过几个月副刊编辑,想查一下自己尽写了些什么文字。如存,请通知一下,待明年我来青岛时,预备查抄一下。无存就算了。

  鲁海:1986年萧军来青岛时,他的女婿同行,住在汇泉王朝酒店,他来电话说要见面,我和《海鸥》编辑耿林莽一起去见萧军,这是我第一次见萧军,我们谈了很久。离青之前去送行,我斗胆问他:您与萧红究竟怎样?他很直接,说:我确实脾气不好,常对萧红发火!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导读

    无相关信息

专题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6-2018 澳门皇冠娱乐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g22.com,Template designed by 澳门皇冠娱乐